真情哺育川藏高原的园丁
发布时间:2020-04-28 04:32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投稿邮箱:

嘎、卡、噶、阿,4月16日,四川省理塘县哈依乡中心小学一年级学生,跟着一村一幼教师降措读藏文拼音的声音回响在海拔3500米的深山藏乡山谷。 身患二级残疾的他不惧山高路陡,常

   “嘎、卡、噶、阿……”,4月16日,四川省理塘县哈依乡中心小学一年级学生,跟着“一村一幼”教师降措读藏文拼音的声音回响在海拔3500米的深山藏乡山谷。

   身患二级残疾的他不惧山高路陡,常常护送着孩子走过雨季的峡谷和大雪覆盖的草地,从未说过苦和累。

   这些脚印,也深深地印在孩子们和农牧民群众的心中。

   也因为一句“当一名好老师”的诺言,让他扎根藏乡教育十年终不悔。 降措老师为孩子上启蒙课带领孩子们户外活动藏家小伙子回村当老师“90后”藏族小伙子降措出生于理塘县哈依乡哈依村——川藏高原大山深处的一个小村庄。

   2007年,刚踏入社会的降措曾在理塘县城创业拼搏。

   那时,偏远的哈依乡上,村民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很多人的思想观念依旧停留在“靠天吃饭”上,习惯了眼前的生活,对于如何改变贫困现状、过上更加富裕文明的日子,大家心中茫然。 教育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根本。

   看着在田间小路旁嬉戏追逐的藏家小娃娃,降措心中就有一个强烈的愿望,一定要让家乡的娃娃们读好书,用知识点亮未来,用知识换来更加美好幸福的明天。

   那时候,哈依乡正缺代课教师,2010年9月,经过相关程序批准,熟悉本地语言的降措成为了哈依乡小学的一名代课教师。 他说:“我在农村长大,是读书改变了我的人生。

   我希望能够登上讲台成为一名人民教师,并且要当一名好老师,引导我的学生尽情奔跑在知识的田野上。 ”他是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

   从那时起,圆了教师梦、登上三尺讲台的降措将自己的青春奉献给了自己向往和钟爱的教育事业。

   尽管当时只是一名代课教师,他还是很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认真备课、上课,尽心辅导学生,和正式教师一样履行职责。

   2013年开始,降措成为了学校的公益性岗位教师。

   近年来,随着四川省民族地区教育发展十年行动计划的实施,藏区深入推进村级学前教育工作,这一契机下,已有多年教学经验的降措于2017年9月顺利考上了“一村一幼”岗位。 “建州40周年时,我的爷爷洛绒西绕和奶奶阿珍,早年在甘孜州各族人民翻身解放事业做出了成绩,受过州委州政府表彰”,降措说,“受到父辈的鼓舞,如今新时代,我也希望自己能为家乡发展作出微薄贡献。 ”山村教师,让人联想到的是寂寞和清贫,但降措热爱着这个岗位不肯放弃。

   “现在做生意的人这么多,就是到成都打工,也比现在赚得多。

   ”有朋友劝他。

   降措生于斯、长于斯,对家乡肥沃的青稞地、对村里欢笑的孩子有着割舍不断的情义。 守护着哈依乡的这几十名孩子,是他的初心,也是他的承诺。

   护送学生细心的降措老师山路漫漫用坚定的脚步丈量一约既定,千山无阻。 从理塘县城到哈依乡,车子要开近三个小时的山路。

   这一路上,只听萧萧风声自耳畔掠过,摇曳着寂静的深山老林。 降措老师常年守在这高寒山区,守着他的孩子们。

   从教近十年,他对待教学工作的热情不减,时时辛勤钻研教材、探索教法,通过各种渠道努力提高自身业务修养,跟上新时代知识更新换代的步伐。 对于成长期的学生,他如同一位父亲悉心照顾他们,付出大量精力而从不计较个人得失。 桑登同学家住离学校2公里外的安巴村,路上要经过一段茂密的森林和山崖,和桑登一样,班里还有两三位学生的家住得比较远。 傍晚,蜿蜒曲折的山路上总能看到一大数小的身影,走在中间的降措左手牵一个,右手拉一个,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愈拉愈长,直到最后只剩一个身影,这是降措将孩子们逐一安全送回家后,独自一人回去的身影。

   他和孩子挥挥手,转身往回走,只听门口又传来喊声,“格啦,图吉切、图吉切”(藏语:谢谢、谢谢老师),千言万语凝成一句,桑登家的克珠老人总是重复着这句话。

   莽莽苍苍的横断山脉峡谷地带,山高路陡,每逢夏天雨季,有些路段有塌方和泥石流的危险;每逢冬季又有暗冰路段。

   天气恶劣的时候,降措会抱起或背起学生淌过积水、走过冰面。

   降措的腿从小落有病根,不能跑跳,为二级残疾。 六七十斤重的学生伏在他背上,他一声不吭,咬咬牙,一步一个脚印行走着,再累再痛,他也不曾把一个学生摔下。 和雪域高原其他地方一样,哈依的冬季漫长而寒冷。 2018年12月,一天傍晚下着鹅毛大雪,两公里的山路更显得漫长难走。

   一如往常,降措带着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学生,顶着风雪往校外走。

   积雪厚的地方,雪已经没到了小腿处。 气温不断下降,为了加快速度,降措背起学生往前赶,一脚深、一脚浅,松软的雪地上留下了串串清晰的脚印。 刚踩出来的脚印,旋即又被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冰。

   高原雪地,背着学生赶路,对他而言只是冬季时节一件平常的事。 寒来暑往,近十年来,降措无数次穿过村庄和山林,用脚丈量着漫漫山路,如果问他护送过多少次多少名学生,他说,未曾计过数。 降措(左一)到学生家中家访降措老师到残疾学生家“送教上门”,并送上新衣服。

   十年一诺:“当一名好老师”从教近十年,降措老师只践行着一个简单的心愿:当一名好老师。 为了让本地学生更明白地听懂课堂内容,降措刻苦钻研和积累双语教学方法。 他所教授的藏文课程,形成了趣、实、活、新的教学风格,让学生在轻松愉悦的氛围中快乐学习藏文。

   他本人多次获得学校授予的“优秀教师”荣誉称号。 传道、授业、解惑,他在藏区乡村教育事业的路上脚步不歇。

   哈依乡呷依布里村的翁姆(化名)是一位瘫痪在床的学生,家中只有婆婆一人。

   这个村也是全乡最远的,车程需要两个多小时。

   为了保证特殊孩子能够和其他孩子一样学到知识,降措和其他老师一起,跋山涉水,来回坐车4个多小时,每月数次来到学生家中开展“送教上门”,为学生讲解辅导语文、数学、藏文等基础学科知识。

   呷拉村的吉称(化名)也是一名瘫痪残疾儿童,降措老师等也定期去他家“送教上门”,耐心地为他辅导一天的功课。 这个躺在病床上的男孩和他的爷爷,每次看见降措老师他们过来,都非常高兴。

   尽管自己的工资并不高,降措老师常常自己买一些铅笔、本子等文具和水果带给困难学生,鼓励这些孩子提高自信、努力学习,用知识改变命运。 降措经常到学生家中进行家访,找他们谈心,在学习、生活上处处关心照顾他们。 用他们班上洛绒同学的话说:“在我们心中降措老师有时候像爸爸,有时像哥哥,有时候又像我们的朋友!”他像一支蜡烛,为了学生的成长无怨无悔地奉献自己的光明和温暖。

   “降措老师,快进来喝碗茶吧!”藏家小院门口,阿婆志玛一看到降措,就热情地招呼他到家里喝茶。 阿婆志玛是他的学生泽拉翁姆家的老人,祖孙俩人相依生活。 阿婆年纪大了,干活不利索,降措就经常去她家帮忙干一些劈柴、翻地、除草等体力农活。 降措是个热心人,利用公休假日长期无偿帮助像泽拉翁姆家一样缺劳动力的学生家庭,默默无闻做好事已达七八年。

   一路走来,降措坚定的步伐留下了一串串坚实的脚印、留下了一个个朴素的故事,他用心守护着自己热爱的家乡和深爱的孩子,把青春奉献给了藏区乡村教育事业。 (中国西藏网通讯员/叶强平殷洁)(责编:于超)。

阅读排行榜

编辑推荐

本站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