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解封”,中国体育产业修炼“免疫力”
发布时间:2020-04-28 04:37 来源: 未知 作者: admin 投稿邮箱:

新华社北京4月20日电2020年的春天,对青鸟体育董事长卞光明来说,相当难熬。 一年多前,他意气风发,憧憬年底至少新开7家连锁健身房;如今,面对疫情下数千万的亏损和不确定的未

   新华社北京4月20日电2020年的春天,对青鸟体育董事长卞光明来说,相当难熬。 一年多前,他意气风发,憧憬年底至少新开7家连锁健身房;如今,面对疫情下数千万的亏损和不确定的未来,他的目标急转直下为“先活下去”。

   青鸟体育14家门店,从新年前关店一直至今。

   人群集聚的特点,让体育产业在复工复产中排序靠后。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日前发布通知,大型聚集性体育活动如马拉松长跑等暂不开展,意味着除体育用品制造外,体育服务业普遍仍需等待“解封”。 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健身行业有10%以上的企业已经难以为继。 赛普健身在疫情期间做的一项问卷调查显示,目前有16%的健身房现金流已断,现金流能撑到4个月以上的健身房仅占15%。 疫情风暴下,从政府到企业,体育产业人迎难而上,努力提升“免疫力”在危中寻机。

   严冬:一场“毁灭性打击”为疫情着急的还有体育培训机构万国体育首席执行官张涛。

   从疫情开始到现在,万国体育月度亏损上千万。 “不复工就真的没收入,但支出并不少。

   主要是房租、员工工资、社保、公积金、固定资产摊销等。

   租金虽然有些减免,有些负责任的地产商会减一个月,但他们也是企业,无法要求太多。 ”张涛说。 作为受影响较大的体育产业分支,体育培训和健身业同样一筹莫展。 “毁灭性打击”,是不少受访者谈到疫情时的感慨。

   由于体育服务业一般需要较大场馆,场地租金、人员工资、银行利息……各种财务成本不容乐观。

   清华大学体育产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王雪莉认为,疫情对于体育服务业冲击很大。 首先,由于防疫的要求,复工情况不乐观;第二,场馆导致健身培训类企业资产较重,支出多而几乎没收入,线上课程即使产生收益也杯水车薪;第三,即使复工后,健身或运动技能的掌握是否位居应优先满足的需求前列,尚且存疑。 中国体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鲍明晓把体育企业按受影响程度分为三类:一是“危重度”,主要是冰雪产业如滑雪场等,由于疫情恰逢雪季,受伤害程度大,难以补救。

   其次是“重度”,有伤害但可以补救,主要是健身休闲业、竞赛表演业、体育场馆运营业、体育旅游业和体育培训业等。

   三是“轻度”,有影响但能自愈,主要是体育装备和用品的制造行业等。

   “太舞目前估计至少损失了个亿!”太舞滑雪小镇的副总裁王世刚介绍,此次新冠疫情导致几乎所有国内雪场不得不在春节期间停业,等于直接减少了三分之一的雪季客流。

   和太舞一样位于2022年北京冬奥会雪上项目举办地张家口市崇礼区的雪场还包括万龙度假天堂滑雪场。 其董事长罗力表示,雪场虽在3月份复工,但客流量与疫情前“一房难求”的火爆相比一落千丈。 体育用品虽然可以走线上零售,但据行业领军者安踏集团提供的数据,2月份他们全国各地近13000家店铺几乎全部停业,至3月上旬才陆续恢复。 “作为一家实体零售门店经营占业务比重80%的集团公司来说,此次疫情的影响是史无前例的。

   ”安踏集团副总裁李玲表示。 竞赛表演业损失更为惨重,包括全国冬季运动会、中超和CBA足篮两大联赛在内的全部国内国际赛事均已叫停。 上海泽璞创智对100家体育企业的调研显示,%的企业营收明显下跌,%企业面临人员用工困难。

   %的企业业务停滞、延期开工,%的企业表示经营受疫情影响较大,尚无有效应对措施,仅%的企业采取居家办公的方式,一定程度上可以减轻疫情对经营的影响。

   疫情之下,体育行业不约而同采取了降薪等措施压缩成本。

   万国集团高管从3月开始拿零薪至年底。 中国足协9日发布公告称,由于职业足球俱乐部及投资人普遍面临经营困难,各级联赛俱乐部已达成合理降薪的共识。

   CBA也在14日宣布管理层降薪,并表示球员降薪的工作已得到中国篮协支持,下一步将进行友好协商。 鲍明晓说:“体育产业是以线下体验和集聚观赏为主要服务形式、产业集中度不高、中小微企业和新进投资者居多的新兴产业,也是平均利润率低,很难赚大钱和快钱的行业。 这一产业虽然是大健康产业,但它自身的行业特性和所处的发展阶段,使它在国民经济各行业‘免疫力’排行中处于不利地位。 疫情暴露了体育产业的脆弱性,给全行业完成2020年各项目标和任务带来了困难。

   ”。

阅读排行榜

编辑推荐

本站二维码

关注微信公众号,了解最新精彩内容